您的位置: 主页 > 我被闺密弄到欲仙欲死,我被五个男人塞满

我被闺密弄到欲仙欲死,我被五个男人塞满

我被闺密弄到欲仙欲死,我被五个男人塞满

我被闺密弄到欲仙欲死,我被五个男人塞满
“既然从内难以破开,那么……就借力好了!”王宝乐眯起双眼,右手抬起时立刻手心出现了一枚七彩灵石。
  他低头中竟不再理会四周的阵法威压,而是在那灵石上开始刻画回纹,这一幕被外面的人看到后,无不睁大了眼。
  “王宝乐他在……刻回纹?”
  “这是什么意思,莫非是想要制作法器?可他最多也就是制作灵坯,难道灵坯能破阵?”
  学子相互议论时,掌院等人却目露奇芒,尤其是山羊胡,更是眼睛一亮,嘴角露出笑容,而那阵法系的系主,却是眉头紧锁。
  赵雅梦也看到了这一幕,目光闪动间立刻双手掐诀,再次布阵,这已经是她第三次出手了,可就在这时,忽然的,阵法内的王宝乐猛地抬头,他手中的七彩灵石,此刻上面弥漫了大量的回纹,他在这短短的时间内,于其上刻下了不下三千多道。
  这些回纹不是胡乱刻下,这里面的任何一道,都是与凝聚灵气有关,准确的说,这是王宝乐制作出的一个……简易且单一的灵坯。
  这灵坯炼制不出什么法器,它唯一的作用就是……将八方灵气凝聚过来,又因其内三千多道回纹的重叠,所以在某种程度上,凝聚灵气达到了极致,且使用一次后必定崩溃。
  可对王宝乐而言,一次……足够了!
  “开阵!”王宝乐低吼一声,没有半点迟疑,直接就将手中的灵石,一把按在了地面上,随着体内灵气扩散,将其骤然激发,不惜代价,哪怕碎裂,也都使其超负荷的爆发出全部灵气,最大程度的刺激回纹,全面扩散!
  顿时这灵石爆出刺目的七彩光芒,上面所有回纹都在闪耀,形成了一股惊人的巨大吸力,这吸力轰轰声中扩散八方,直接就穿透了阵法,蔓延到了外界!
  立刻整个擂台就好似成为了一个庞大的漩涡,将这战武系山峰附近的灵气,都骤然吸来!
  瞬间整个战武系震动,四面八方的灵气翻腾而来,直接就冲入擂台的漩涡中,而这漩涡内虽有王宝乐,可也有那灵气阵法!
  甚至阵法在王宝乐四周,某种程度上,就等于是化作了阻挡八方灵气到来的壁障,就仿佛是怒浪之下的脆弱岩壁,哪怕本身很是强悍,可在那滔天的怒浪下,依旧难以支撑!
  直至此刻,四周众人才纷纷反应过来,一个个顿时惊呼。
  “王宝乐要脱困了!”
  “他脱困的办法,竟是制作出凝聚灵气的回纹灵坯,依靠外力强行轰开!”
  “这办法,绝了!他怎么想到的!”
  掌院也都目中赞叹,山羊胡哈哈大笑,一旁的阵法系系主,面色难看。
  实际上王宝乐之所以能想到这一点,正是因为他的噬种,若非他不愿当众暴露出自己的噬种吸力,面对方才的阵法,也就不用这么麻烦。
  这一系列变化说来缓慢,可实际上从王宝乐按下灵石,直至八方灵气如海般爆发,都是在短时间内发生,擂台上的赵雅梦神色急剧变化,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,她呼吸为之一促,身体飘然后退。
  就在她后退的刹那,一声惊天动地的闷响,直接就轰然而起,这四周如海般的灵气,带着万钧之力,直接就摧毁了阵法壁障,随着外围阵法层层的崩溃,那困住王宝乐的阵法,也无法支撑,瞬间崩溃!
  在阵法崩溃的刹那,王宝乐的身影,骤然冲出!
  他的身后,因灵气再无障碍,直接就涌入七彩灵石内,这灵石虽吸力狂暴,可却无法支撑太久,也就是一个呼吸的功夫,就猛地爆开!
  轰的一声,擂台大地裂缝无数,王宝乐全身防护开启,借助七彩灵石自爆散出的冲击力,使得自身速度再快一倍,好似闪电般,刹那临近赵雅梦,右手抬起猛地一拳。
  这种反击的速度与快捷,更是借助破阵的冲击,如此计算超出寻常学子太多!
  赵雅梦面色连续变化,身体飞速退后时双手掐诀,顿时身前出现了一层层阵法,阻挡王宝乐这一拳。
  砰的一声闷响下,赵雅梦面色苍白,身体借助阵法的阻挡,立刻倒退,避开了王宝乐冲出后这惊人的一拳,可王宝乐战斗经验极其丰富,在赵雅梦避开的刹那,他身边的紫色小龙就咆哮一声,直奔赵雅梦。
  与此同时,王宝乐储物手镯一闪,从其内赫然出现了数十把飞剑,再次向着赵雅梦呼啸而去。
  这些飞剑速度很快,锋利无比,甚至都掀起了破空的剑鸣!
  赵雅梦呼吸变的急促,她不在意那些飞剑,只不过紫色小龙的出现,让她感受到了威胁,此刻双手合十猛地伸开,立刻四周灵气刹那被牵引,骤然而来,好似化作了一个看不见的大手,直接就向着紫色小龙轰击过去。
  声响回荡间,紫色小龙溃散,一同被散乱开的,还有那数十把飞剑!
  可就在这时,王宝乐目光一闪,他右手抬起,竟隔空向着那些四散的飞剑一指,这一指之下,顿时那些飞剑全部一颤,竟好似被他驭剑般,从四面八方蓦然停顿,竟调转方向,直奔赵雅梦!!
  这一幕,不但让赵雅梦神色前所未有的骤变,四周众人甚至老师、系主与掌院,也都一个个心神狂震,骇然失声。
  “御剑!!竟是御剑!!”
  “这怎么可能!!古武境最多也就是简单操控一把飞剑,至于数十把,根本就不可能!!”
  在这众人为之惊骇时,赵雅梦感受到了强烈的生死危机,她判断错误,本以为没有什么威胁的飞剑,居然成为了最大的危机,实在是她无法预料到,王宝乐竟能熟练的操控这么多飞剑。
  要知道古武境操控一把飞剑,都很难让其灵活的改动方向,更不用说这数十把了,往往都是激发出去后,让其直线飞行而已。
  此刻危机关头,掌院等人也都一步走出,试图去阻止这一战,可就在这时,赵雅梦的双眸内,竟露出了蓝色的光芒,好似宝石一般,一股恐怖的气息骤然爆发,立刻就让王宝乐面色一变。
  瞬间,这四周看不见的灵气,竟前所未有的狂暴起来,直接就以赵雅梦为中心,形成了风暴,滔天而起,将那呼啸而来的数十把飞剑全部阻挡卷向八方后,赵雅梦一步走出,在这风暴的加持下,她速度极快,刹那临近王宝乐。
  更是掐诀间,其四周的灵气风暴里,居然形成了一个又一个阵图,气势惊人。
  王宝乐气息顿时一凝,无论是风暴还是阵图,四周那些学子不可能看到,就算是感受也都模糊,可王宝乐这里清晰无比,因为他哪怕一样看不到,可在脑海里,凭着对灵气的敏锐,早已勾勒出了完整的画面。
  画面里,赵雅梦四周灵气风暴席卷,大量的阵图环绕,正随着她的靠近,向着自己呼啸而来。
  尤其是此刻的赵雅梦,其目中蓝光惊人,可却仿佛失去了自我,散发出的恐怖气息,比之前更强。
  在这强烈的危机下,王宝乐目中绽出精芒,他原本在不是生死之战中,不打算动用噬种,可如今……只能用了!
  可就在王宝乐准备出手的瞬间,掌院瞬间降临,右手抬起猛地一按,顿时一股比赵雅梦强烈太多的威压,轰然落下,直接就将王宝乐与赵雅梦,压制在了原地!
  “好了,你们的这一场,结束了!”
  与此同时,阵法系主,还有山羊胡,二人也都飞速靠近,一把拉住各自系的学首,倒退开来。
  随着倒退,当掌院右手抬起,收起威压时,赵雅梦目中的蓝色光芒消失,整个人直接昏迷过去。
  王宝乐也是出了一头冷汗,实在是之前对方目露蓝光的一幕,让他感觉危险到了极致,甚至就连体内灵气,似乎也都有些不稳的样子,好在噬种的微微波动,立刻就镇压了灵气,使其平稳。
  “赵雅梦施展其不可掌控之秘法,且失去自我,此秘法非生死关头不可施展,故本掌院判定,王宝乐获胜!”掌院转头看了王宝乐一眼,目中深处也带着一丝遮掩不住的震惊,他现在也猜测到了飞剑的答案,知晓有可能是磁力,可就算是这样,他也还是觉得王宝乐这里,一次又一次的给了自己意外。
 
林逸点了点头,原来是娱乐大亨,这种靠夜总会、KTV发家的人,不能说全部,但是很多一部分都或多或少的沾着点儿黑色背景。不过这无可厚非,毕竟这种娱乐场所里面龙蛇混杂,来找事的人也不少,没有强大的背景根本开不起来。
  
  
  
      “看起来他家在本市很吃的开了。”林逸倒是没有因为这样的事情,对钟品亮有所惧怕。在他的眼里, 老大也好,企业老总也好,都不及自家老头子可怕。
  
  
  
      自己要是惹了林老头,那他真是往死里打自己呀,而且自己一点儿招架余地都没有。
  
  
  
      “他家算什么?”康晓波不屑的歪了歪嘴,看的出来,他对钟品亮很不感冒,甚至说有些厌烦:“要说有钱,楚梦瑶家里才是真的有钱,钟品亮家里只是在本市有几家娱乐产业,而人家楚家才是真真正正的实业集团,在国内有很多家分公司。”
  
  
  
      楚鹏展的实力林逸大概的了解了一些,如果说鹏展集团是一家航空母舰,那么钟家的那些产业只能用小舢板船来形容了。楚梦瑶对于钟品亮这个暴发户不屑一顾,那也是正常的。
  
  
  
      “看来你挺了解嘛”林逸笑了笑。
  
  
  
      康晓波脸色一红,有些尴尬的说道:“楚梦瑶的资料和背景,咱校有几个男生不知道?不过陈雨舒相对的就神秘了一些。”
  
  
  
      “怎么说呢?”林逸有些好奇,陈雨舒的家人林逸并没有见过,不过看的出来,陈雨舒每天都是被楚梦瑶家里的车接送,放学也吃在楚梦瑶的家里面,让林逸有一种觉得她是在借楚梦瑶光的感觉,但是现在听康晓波这么说,又好像不是这样。
  
  
  
      “听说陈雨舒的爷爷是解放时期的一位元老,而她的哥哥,也是部队的一位少将。以前,刚上高一的时候,有个男生仗着家里有些背景,追求陈雨舒不成,就想玩些阴的手段,结果被陈雨舒的哥哥知道了,打的那小子住了半年的医院,他家里愣是一声没敢吭,事后还去陈家赔罪。”康晓波神秘的说道:“由此可见,陈雨舒的背景是多么的强悍不过陈雨舒却从不主动惹事儿,倒是也有很多人暗恋着她,只是不敢表白罢了。”
  
  
  
      林逸心道,这还叫她不惹事儿呢?她倒是不惹事儿,她成天惹我啊自己还有把柄在她手里不说,刚刚可倒好,还被她看了自己那里……这叫什么事儿啊
  
  
  
      想想就有些头痛,林逸倒是不怕陈雨舒那个莫须有的哥哥来找他麻烦,陈雨舒的为人他多少还是知道的,这小妞看起来比楚梦瑶开放的多,不会在这些事情上纠缠不放,倒是楚梦瑶……或许更加讨厌自己了吧?有时候林逸宁愿是给陈雨舒做伴读而不是楚梦瑶,这个大小姐实在是不好伺候。
  
  
  
      “林逸,你该不会是对她们动心了吧?”见到林逸不说话,康晓波拍了拍林逸的肩膀问道。
  
  
  
      林逸苦笑着摇了摇头,道:“怎么会?我根本没想过这些。”这不是让他去偷小姐么?让林逸有一种没来由的罪恶感,感觉自己好像是古代去偷小姐的家丁一样……
  
  
  
      “呵呵,不过哥们,如果你真的想追求,还有一个人选”康晓波神秘兮兮的小声说道。
  
  
  
      “什么人选?”林逸随口问道,倒不是他关心这些,主要是想借着康晓波之口多了解一下学校里面的事情。
  
  
  
      “高三九班的唐韵。”康晓波清了清嗓子说道:“咱们学校的贫民校花,虽然很漂亮,但是和我们一样,家境都不怎么样,每天穿着校服,也不打扮,但是却依然掩盖不住她的美丽。”
  
  
  
      “唐韵?”林逸愣了一下,这名字倒是挺好听,就是不知道人是否如康晓波说的真的那么美。
  
  
  
      “当然,和楚梦瑶、陈雨舒这两位小公主比起来,唐韵就不那么显眼了。”康晓波说到唐韵明显语气有些急促和兴奋:“不过相比较之下,她和我们的距离更近一些。”
上一篇:呃...再舔...舔的好爽,好硬好大好爽老师
下一篇:宝贝你好紧下面水好多,啊好爽老师你水好多

您可能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