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主页 > 太深了我受不了啊,两根齐入啊受不了了

太深了我受不了啊,两根齐入啊受不了了

太深了我受不了啊,两根齐入啊受不了了

太深了我受不了啊,两根齐入啊受不了了,不要这样吗,可以慢慢来嘛,实在是受不了,好爽啊!!!!!!啊啊啊

太深了我受不了啊,两根齐入啊受不了了
“住手!”
  云扬大怒,暴喝一声,闪身而出。
  但他动作再快,毕竟修为距离西门万代太远,只来得及伸手抓住了一只小猫,玄气就罩体而来。
  “哇!”
  云扬身子一颤,猛地吐出一口血,面如金纸。
  他现在修为根本没恢复,面对这样的力量,几乎不堪一击。
  但一双眼睛,依然凌厉的看着对面:“西门公子,输不起了么?”
  西门万代浑身颤抖,眼睛狰狞的看着云扬。
  他很想不承认这个结果;但是……赌约却是天地见证。根本由不得他耍赖。
  “愿赌……服输!”西门万代脸色狰狞,如同厉鬼一般:“这些东西……都是你的了!”
  在场所有人现在居然还都没有回过神来。
  一个个呆若木鸡。
  实在是想不到,如此诡异的结果,究竟是如何出现的!
  西门万代看着从自己手上交出去的东西,一颗心都在颤抖,眼中居然露出来绝望的神色。
  两颗七品玄兽玄丹;五百枚玄石,三十枚玄晶,一柄宝刀!
  交出去这些东西,就算是自己的西门家族,也要伤筋动骨一阵子。
  这是一笔庞大的资源啊。
  除了那柄宝刀乃是自己苦苦哀求自己的家主父亲得到,乃是真正属于他自己的东西之外,其他的,都属于家族资源!
  交出这些东西,恐怕自己在家族之内的日子会非常难过了。不要说更进一步,连维持现在也是绝对做不到了……
  云扬脸色苍白,微笑道:“西门公子果然信人。多谢多谢;还有……以后寒舍的安全,就拜托西门家族了……”
  西门万代一口血几乎忍不住喷出来,眼睛死死地看着云扬,噶声道:“那是当然,赌约所限,务必尽心尽力。”
  所有人看着云扬的目光都很复杂。
  这家伙,就这么赢了?
  但,究竟是为什么赢的?
  西门万代的玄兽丹还在地上散落着,似乎是人们的疑惑洒落了一地。
  西门家族的人很迅速的离去了,围观的人也渐渐的散去。另外几位公子哥儿目光复杂的打量了云扬一会儿,也都离开了。
  云扬怀里抱着一只闪电猫。这只小猫是他刚刚奋力抢救下来的,但是也受了重伤,现在正神色萎靡,眼睛似闭非闭,口中微弱的呻吟着。
  云扬一股玄气输入小猫娇小的身躯,勉强先替它维持住性命。
  其他的三只雪白的小猫都聚集在云扬脚前,排成一队,歪着头看着云扬,一双双眼睛黑白分明。
  云扬笑了笑,这几个宝贝总算是到手了。
  现在,自己居然一共有四只!
  想一想都觉得有些匪夷所思。
  “公子,这个……”掌柜的哭丧着脸。
  “没事,连死掉的几只我一块儿给你银子。”云扬道:“不过,掌柜的,我问你一个问题。”
  掌柜的大喜过望,西门万代打死了他的猫儿,却不赔偿就扬长而去,这掌柜的自知惹不起,已经准备甘认倒霉,想不到云扬这边居然肯给赔偿,那真是太好了,当下感激的道:“公子请问。”
  云扬沉吟了一下道:“这四只小猫……你是从哪里发现的?”
  他指着四只毛色分明是特别晶莹雪白的猫儿。
  掌柜的顿时有些尴尬,道:“这个……是半月之前的时候,凌晨时分,我的门前突然昏倒了一个人,我把他救了进去,他的怀里,就有这四只小猫……我一看是闪电猫的幼崽,就干脆放在这里一起出售……咳咳……”
  云扬目光一亮:“那人呢?”
  掌柜的叹了口气,道:“自从我救了他,他就一直昏迷着,一直到现在,也没有醒过来……每日里只是强行灌一些汤汤水水……维持生命。也曾经为他求医问药,但……我……小人实在支付不起那庞大的药费……眼看着就快不行了……”
  云扬道:“带我去看看。”
  若是云扬猜得没错,能够随身带着这四只玄兽幼崽的,定然是从玄兽之森深处回来的,而且,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凶险,甚至有可能是干掉了两只成年玄兽,才抱回来这些幼崽……
  这样的人,哪一个不是惊天动地的存在?
  居然会昏迷在一个玄兽店外面,居然还被店主救了,而且还将他的玄兽幼崽当做了闪电猫来卖……
  店主带着云扬往里走去。
  云扬怀里抱着受伤的闪电猫,另外四只小猫乖巧的排成一队跟在云扬身后,寸步不离。千幻灵猴老老实实的蹲在云扬肩头。
  此刻的云扬,看起来就是一个玩杂耍的……
  计灵不知何时已经跟在了云扬身边,笑吟吟的看着云扬,一幅:小子,等回家后,你务必要给我个解释……的样子。
  别人或许不知道,但计灵却是清清楚楚。
  云扬这一次,委实是将西门家族坑惨了!
  但计灵却是有一件事情想不明白:以云扬现在的身份条件,他为何要得罪西门家族呢?这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啊。
  云扬,哪里得罪得起?
  ……
  在玄兽店的后面厢房中,药味扑鼻;一个瘦骨嶙峋的人,正呼吸微弱的躺在上面;面如金纸,脸色已经是一片死灰色。
  “眼看着命不长久,但……我这里实在是救不了他,干脆给他个痛快吧,却又下不了手……”胖胖的掌柜一脸的惆怅:“这几天可愁死我了。”
  云扬走近,查看一下,皱了皱眉头,随即,竭力的运功,度了些生命之气过去,说道:“你这里是救不活他的,让我把他带走吧。”
  掌柜的顿时大喜!
  对这个烫手山芋,早已经愁的要死,云扬肯接手,那真是无尽之喜:“多谢公子,多谢公子。”
  云扬点头:“恩,等他好了,我会告诉他,是你当初救了他。”
  “不必不必。”掌柜的一心只想着赶紧送走这个烫手山芋,那里还会贪图什么报答:“就说公子宅心仁厚便是;小人什么都没做,实在不敢居功。”
  云扬深深的看了他一眼,道:“如此,也好。”
  这位掌柜并不知道自己放过了如何的机缘;不说四只九品玄兽幼崽,只是说一个巅峰高手的人情,就足够让他享用不尽了。
申大鹏伸手欲要摸一摸曹梦媛的额头,想看看是否发烧,却被曹梦媛歪着脑袋躲开了。
  
  谁知,申大鹏却极其霸道的一手搂住肩膀,一手强行按在了曹梦媛的额头上,几秒过后又放在自己的额头,顿时大惊:“你发烧了,好像还挺严重……”
  
  “我没事。可能昨晚睡觉没关窗户,着了凉,再加上刚刚淋了点雨,所以有点热吧。”
  
  曹梦媛强忍着站起身来,想要证明自己并无大碍,可刚刚起身就感觉眼前一黑,身子微微一侧,幸好申大鹏站在旁边,拽着她的胳膊,才没有跌倒。
  
  “这可怎么办?”
  
  申大鹏来来回回在山洞里踱步,没有找到可以取火的东西,又看着曹梦媛哆哆嗦嗦,脸上惨白的难受样,一咬牙,也顾不得男女有别,霸气的走到曹梦媛身边,一把将她揽入怀中,紧紧抱着,希望借此来帮她取暖。
  
  “你,干什么?”
  
  曹梦媛一声惊呼,欲要伸手挣脱,却感受到申大鹏的身上很温暖,想必应该是刚才在山洞里来回踱步,身子跑热了。
  
  可是两人的关系并没有如此亲近,她又从未与男生有过这般近距离的接触,顿时紧张不已。
  
  温柔娇躯就在怀中紧张的瑟瑟发抖,申大鹏也是同样无法平静,心中的女神就这么被揽在怀中,还乖巧的像个小白兔一般,叫他如何能以平和之心对待。
  
  人就是这样,得不到时,满怀期盼,可此时就在身边,却又紧张难捱。
  
  由于申大鹏是半蹲在地上,时间一久,自然会觉得有些不舒服,想要换个姿势,将右臂往回抽离的时候,却碰到了曹梦媛的腋窝下面,触手一片柔软,顿时一愣,尴尬的咽了咽口水。
  
  “啊。”
  
  被触碰到了敏感之地,曹梦媛也是吓了一跳,急促的娇喘不停。
  
  “对,对不起。”
  
  申大鹏赶忙将手臂移开,经历了重生,他已经不是小初男了,自然清楚那柔软之处是哪里,不经意间又看到山洞角落里正挂着一件胸衣……
  
  其实,曹梦媛现在已经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,根本没有力气抵抗,若是申大鹏一心想要占她便宜,也只能自认看错了人。
  
  可是看到申大鹏与自己一样紧张,还快速的将手臂移开,想他也不是有意为之,心里顿时温暖几分。
  
  看来,他是个挺不错的人,至少不是趁人之危、落井下石的浪荡之徒。
  
  “申大鹏,你给我唱歌听吧?刚才在车里,你唱的很好听……”
  
  为了避免两人尴尬,曹梦媛赶紧岔开了话题。
  
  “唱什么?我也不太会唱歌。”
  
  申大鹏没有说谎,他的确不太会唱歌,之前那首《老男孩》唱的好,是因为他自己喜欢,一天都得听上几十遍才能睡觉。
  
  “就唱那首《老男孩》吧……”
  
  “好。”
  
  申大鹏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,心想曹梦媛这小妞可真是懂事,这要是让他唱首别的歌,只怕还记不住歌词呢。
  
  生活像一把无情刻刀
  
  改变了我们模样
  
  未曾绽放就要枯萎吗
  
  我有过梦想
  
  ……
  
  “曹梦媛……”
  
  一曲唱罢,申大鹏刚想开口,却看到曹梦媛竟是安静的睡着了,不由得感慨:“这丫头还真是心大,与一个男生如此亲密,居然还能睡得着?”
  
  曹梦媛睡得香甜,可苦了申大鹏,为了不把曹梦媛吵醒,始终保持着一个姿势,纵使他年轻、身体好,也是觉得腰酸背痛,浑身无力。
上一篇:快插深点痒得受不了了,好硬好涨老师受不了了
下一篇:快出来好深受不了了,太粗了,不要了,快出来

您可能喜欢